2023西泠秋拍 | 神品独绝:陈鸣远唯一自定壶名作品-凯发国际k8官网登录手机

2023西泠秋拍 | 神品独绝:陈鸣远唯一自定壶名作品-无垢
时间:2023/12/04 作者:西泠拍卖 来源:西泠拍卖


是名无垢,置诸座右,为斐老道兄。鸣远。

维摩诘,梵语音译,菩萨名,

意译—— 无垢

有幸,遇见鸣远传世的子式、丁卯壶后,西泠拍卖结缘“无垢”,又一典藏重器,彰显文人紫砂气度。

 

2023西泠秋拍

清早期·陈鸣远制紫泥无垢壶

款识:陈鸣远(器身款);鸣远(刻款)

镌刻:是名无垢,置诸座右,为斐老道兄。鸣远。

出版:1.《壶中天地·33期》封面及p68,壶中天地杂志社,1991年。

2.《壶中天地·53期》p42, 壶中天地杂志社,1993年。

3.《中国紫砂》p51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8年。

4.《中国古代茶具鉴赏》p141,江西教育出版社,2007年。

5.《紫韵雅玩—中国紫砂精品珍赏》p58,天地方圆杂志社,2008年

6.《文荟菁英》p16,盈记唐人工艺出版社,2012年。

7.《浙江工艺美术》p14,浙江省工艺美术研究院,2023年。

展览:“故宫博物院三希堂展”,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,1990年。

尺寸:高9.3cm 长17cm

 

西泠印社副社长童衍方先生题

陈鸣远无垢壶拓片

 

此气度本无法言说。壶身十五字值得考究:

“是名xx”——这是罕见的陈鸣远自主命名的器物。无垢,直用佛教专有名词。下文将从文体学论述壶铭起点之高。

“為”字小写,下移,“斐老道兄”不但顶格,略有上抬,比丁卯壶多了些洒脱,保留了晚明文人手札的平阙、抬头格式,附以舒朗的行距。这种格调,来自明清之际文士重视的书仪。


这样的书仪范式,得以让我们大胆推测,“无垢”之纪念,指向明末清初杭州一位高级别的文化人物——释济斐。

 

 

2022西泠春拍,笔者为鸣远传世名壶丁卯壶撰文,意外发现耑木先生杨中讷的著作《药房心语》。薄薄一册四十条《酒具铭》。杨中讷自序:器各系以铭,不离制器尚象之旨,或规或颂义,各依类以见。

杨中讷的同乡后辈吴骞,作序强调,这些酒具铭,“非特不可作游戏笔墨观,儒者并宜揭一通于座右以为朝夕省览”。

对比《药房心语》“虚舟”一则:舟名须虑,圣人愳(惧)焉,与其溺于酒,宁溺于渊。

无垢壶铭:是名无垢,置诸座右,为斐老道兄。

 

 

笔者另撰文《被忽视的文人紫砂先导文献:吴骞抢救出版的杨中讷

他们的合作,在一开始就确定了壶铭系统是一场高级别的学术游戏。由杨中讷引导,鸣远探索切器、切用、切怀之壶铭,经过吴骞理论化概括,渗透文人紫砂康雍乾三代创作方向,成为后续曼生壶铭之滥觞。

无垢壶铭中,“是名 xx ”的句式,直接表示“置诸座右”的主旨,极强印证了我们的推论。


 

 

 

“為”字小写下移,“斐老道兄”顶格略有上移。提示了无垢壶上款人的特殊身份:一位前辈的佛教高僧。

“斐”字不仅换行,而且伸出抬头,按照书仪,应是极其尊贵或是先逝之人。查阅文献出现一位契合人物。




塘栖金张《岕老编年诗钞》记载大量陈鸣远浙地交游信息。其中《偶阅济公皋亭零记书后》以“斐公”称释济斐。

 

济公,释济斐,字月用。即明末钱塘高僧。俗名江浩,字道菴。他所交往人物有张岱、钱谦益、柳如是、黄宗羲等。

明末大思想家黄宗羲,在青年时代与江浩(即后来的释济斐)结社于杭州,在西湖上泛舟而作开展学术论坛,《南雷集》中,黄宗羲用“洁净”二字概括江浩,与座右之铭“无垢”竟契合。一代大儒黄宗羲对各位挚友的二字评价,必属精准,在回忆旧友的《思旧录》中,黄宗羲似乎解释了江浩的洁净无垢,谓其,“胸怀洞达,无尘琐纤毫之累”。

 

武林有读书社,以文章风节相期许,如张秀初〔岐然〕之力学,江道闇〔浩〕之洁净…   

黄宗羲《南雷集•卷之四》《鄭玄子先生述》

 

江浩,字道安,武林横山人。读书略见大意,而胸怀洞达,无尘琐纤毫之累。余与之月夜泛舟,偶争一义,则呼声沸水,至于帖服。后亦从释氏,改名义月。

黄宗羲《思旧录》

张岱,在名著《西湖梦寻》西溪一篇中特别提到这位好友。崇祯十四年,钱谦益带柳如是来杭州旅游,慕名到访斐老的别墅蝶庵,均留下诗篇。

据《明遗民录·卷三十二·江浩传》,南都复陷,兵且及杭,奔走号呼为位于庭,北面稽首而哭,昼夜不绝声者数日,两目尽肿,人皆以为狂。己丑之秋,危坐而逝。

按此,顺治六年1649(南明永历三年)释济斐因明亡悲恸圆寂。陈鸣远、金张生活年代较晚,并无法直面本尊,只可能通过前辈人物了解这位高僧的传奇事迹。金张在数十年后,仍然拟笔以文学创作隔空回应这位“斐老”先生。

如此,我们可以推想,早期文人紫砂中已存这种特殊的纪念性作品。无垢壶,或许就是我们熟知的鸣远砂艺,交游定制之外,特殊的纪念款创作中的代表作。金张,包括陈鸣远交游圈层对释济斐这位高僧的关注,极大可能源自与释济斐有源初交集的大儒——黄宗羲。

杭州西湖以西,连绵不绝的群山中著名的西山游步道,由此通往释济斐的蝶庵遗址。

查阅金张《岕老编年诗钞》,发现金张与黄宗羲往来密切,有戊辰《寄黄梨洲先生求诗序》、己巳《谢黄梨洲先生惠寄先慈墓志铭》、庚午《喜梨洲先生枉顾小集澹远堂》、壬申《酬黄梨洲先生寄赠诗序》、乙亥《德清舟中哭黄梨洲先生》持续至黄宗羲晚年。

此外,黄宗羲的兄弟黄宗炎(晦木)为杨耑木的授业老师、黄宗会(石田先生)与金张的交游亦多,黄宗羲挚交查逸遠,则是陈鸣远挚友查慎行的父亲。武林读书社的骨干除了江浩(道闇)、江道信,还有子式先生家族前辈卓人月(珂月),这些人结社后成为统合于复社在杭州的分社…… 这是反清复明的一条隐线。

据敦本堂《川埠陈氏宗谱》,陈鸣远家族长辈中,有一位明末文人紫砂壶先驱陈用卿,就是因随卢象升弟卢象观起兵抗清,不幸兵败被擒,惨遭屠戮的。

早期文人紫砂就是在这张复杂的文人关系网中发芽。我们了解到,与陈鸣远发生交集的人物中,年长者如1620年代出生的陈维崧,现在更可以大胆想象,早期文人紫砂创作,可能受到更早的1610年代出生的文化巨匠,如黄宗羲、释济斐等人的文化影响力。

无垢壶,如同一个能量体,给予我们提供了思考和想象的动力空间。

 

 


陈鸣远合作交往的方外人士,有文献记载的有平阳老人,实物记存的有禹同道兄、以及斐老道兄。《岕老编年诗钞庚午》《望夜鸣远自石门重过斋中次前韵二首》有“顸喜烟霜晓,高僧共野航”一句。为我们更好的理解鸣远艺术志趣提供了更丰富的信息。

无垢,即维摩诘。梵语译名。

佛经载,为佛在世时毗耶离城之大乘居士。谓原为金粟如来,辅助释迦牟尼之教化,由妙喜国化生于此。佛于毗耶离城说法时,故现病不往,同释迦牟尼所遣问病之诸比丘及文殊师利等反复说佛法,义理深奥,妙语横生,其所说为《维摩诘所说经》,又称《说无垢称经》、《净名经》、《不可思议神变自在解脱经》。

本经最古之汉译,为后汉灵帝中平五年,陆续在两晋、后秦鸠摩罗什重译,一些版本早佚不传。唐玄奘于贞观年间,在长安大慈恩寺,便译作《说无垢称经》六卷,是为最终之第七译。

南怀瑾先生《讲述

此一经的主人公无垢居士,身处印度古时,以学问思辨着称,又以富绅之名,彼元是法身大士,现迹尘界,是熠熠生辉的在家行者。因此,开不二门无碍方便的无垢称,在佛教的文学艺术作品中,维摩诘的故事是永恒的话题。

唐代大诗人王维,名维,字摩诘,渴仰本经之极,可以说是其中代表。苏轼诗文,频繁引述《维摩诘经》相关内容,并以维摩诘自比。宋元明历代,以本经为题材作词赋绘画者层出不穷。

李公麟《维摩诘》(局部),现藏北京故宫,维摩居士,即无垢居士。


玄奘译《说无垢称经》

民国廿二年上海影印宋版藏经会印行

无垢称,便成为名声高洁,内德充溢、清誉外发的一种称谓。

佛者维摩诘,志在使一切众生,除心源上之烦恼。诗者王摩诘,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,有无我之境。大儒黄宗羲心中旧友释济斐之无垢,是做人之洁净,胸怀洞达,无尘琐纤毫之累。

维摩诘言:一切众生,心相无垢,亦复如是。

妄想是垢,无妄想是净。

颠倒是垢,无颠倒是净。

取我是垢,不取我是净。

——《维摩诘经》

 

佛国净土,不动尘,不过都。

夜窗长吟,传作心中印,镌为座右铭。

一生奔走,行一句箴言,白发老坐少年笑。

几欢把玩,智者创物,仁者守。

知爱,知恶,自戒,先后

不语,难得,此生无垢。

 

 

 

 

知远弥深

近年西泠拍卖对文人紫砂递进式探究

 

近年,西泠拍卖不仅呈献鸣远重器,且逐步推进文人紫砂史研究,尤其是对壶铭的深入研究。通常意义上看壶铭首先是欣赏刻技与书风,而西泠拍卖对文人紫砂之研究可谓层层递进,简单概括:

第一步,通过鸣远友人的诗文集排查上款人;第二步,重访鸣远驻扎创作的园林遗址,复原文人紫砂初创时的历史情境;再进一步,借助文学分析的眼光,深入研究铭文文体,发掘文人紫砂铭文创作的先导文献,理解壶铭即座右铭之理念。

如今,正是在“无垢”壶得到确切印证,也将研究推向一个高潮!

一般说来,文人紫砂由陈曼生发端,继而瞿子冶,梅调鼎,至于其滥觞于何时或可向前追溯到明代时大彬。

一个共识是,文人紫砂重于技法,升华于壶铭。以西泠拍卖为代表,在近年几届拍会中,不仅将传世鸣远重器公展呈现,在推进文人紫砂史研究,尤其对壶铭的切入点是不断深入的。

回顾2022西泠春拍丁卯壶呈拍时的研究,西泠拍卖首先确定文人紫砂史研究必须引入历史学、文学史眼光。

紫砂史中,只有数十字简介的人物杨耑木或杨晚研,实际上就是文学史中著名的杨中讷。作为书法家,其为文人紫砂引入晋唐书风。在文学史视野中,此人大名鼎鼎,其重要贡献就是在清康熙年间与曹寅等奉敕编纂《全唐诗》。这就直接导致我们将《药房心语》定性为文人紫砂壶铭的先导文献。

在欣赏以佳刻展现晋唐书风上进一步,我们试图去确认上款人。于是通过查阅鸣远挚友金张的诗集、以及塘栖县志,确定“子式壶”上款人,为塘栖文化大族卓氏中东园卓子式。

更进一步,我们试图复原文人紫砂初创时的历史情境。以“丁卯壶”为例,通过大量文献的考证,我们完成历史碎片拼图,让时光回到康熙丁卯年上元节,时隔三百多年我们来到当时鸣远驻扎创作的园林遗址中,感受陈鸣远、杨中讷两位同龄的中年才俊心境况味。

黄健亮先生在《雪乳有味和且正——从三件南瓜壶初探陈鸣远的若干课题》一文中,著重对几件重要的陈鸣远传世器铭书法进行了考证。在《石霞古意——紫砂名手陈鸣远的创作风貌》一文中,黄先生又提及,在对陈鸣远作品进行命名时,不宜因循传统紫砂形制命名,而是应以取其题铭为原则。

当“无垢壶”这一件罕见的、由陈鸣远自主命名的传世典藏器真正摆在我们面前,便是无限推动力和开放的答案。从“子式”等于“子鼠柿子”的暗语,到黄健亮老师关于苍髯腴叟松杯为陈维崧所作的精彩推断,给予我们无限启发。

文人紫砂铭文的研究是否能更进一层呢?

结合杨中讷的《药房心语》中四十条《酒具铭》,无垢壶“是名无垢,置诸座右”的特殊铭文,印证了我们的想法。关于砂器铭文的设计,是理念在先,文体在先、主旨在先的。如前所述,文人紫砂壶铭,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真正高级别的学术游戏!

 

西泠拍卖近年呈献高等级鸣远传世重器:

 

2019西泠十五周年秋拍

陈鸣远制子式先生上款紫泥松鼠柿子壶

 

2022西泠春拍

陈鸣远为杨中讷制朱泥丁卯壶

 

上:2023西泠春拍

清早期·陈鸣远制铭后赤壁赋朱泥方斗酒杯

下:2022西泠秋拍

庞元济旧藏陈鸣远制紫泥苍髯腴叟松杯

 

2023西泠秋拍

陈鸣远唯一自定壶名作品

清早期 • 陈鸣远制紫泥无垢壶


网站地图